点击最多

 

猜你喜欢

青铜器收藏鉴定入门--一篇文章让你打好基础

2017-10-17 17:49

  在秦统一六国时,发生了这样一个故事。秦国名将白起攻克了楚都郢城。白起进城之后急于寻找楚王官内的钟鼎樽等青铜器,于是两个在楚宫内受了伤的楚人被押到了白起面前。白起告诉他们如果说出青铜器的下落可以免去一死,否则将他们活活烧死。这时,其中的一个楚人拖着伤腿,爬向了火堆;另一个楚人咬断了舌头,将鲜血吐到了自起的脸上,白起大怒拔出剑来刺死了他。后者就是在王宫铸造青铜器的工匠,在白起攻进郢城的混乱时机,他将宫中的青铜器与他死去的妻子埋在了一起。这两个楚人不惜用自己的性命,保全了楚王宫中的青铜器,可见青铜器在当时且中的价值了。

  总之,收藏与鉴别青铜器,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。它需要丰富的历史、古文字、冶金、民俗、工艺美术等多方面的知识。只要平时留心多看,多比较,善于总结,这样循序渐进,一定能掌握好鉴定知识,以丰富我们的收藏。

  ①花纹。前文我们提到各个时期的青铜器都有各个时期的纹饰特点,例如:夏代为制青铜器之初,那时的铜器花纹大多简朴单一,繁复者很少。商代的青铜器制作水平比较高,所以繁复花纹装饰的器物多了起来。周代的青铜器纹饰与商代相似,周代的花纹出现了粗花压细花的特点。到了秦汉,铜器的花纹又回归朴素的风格,花纹做工远不及商周。

  相传虢盘是在清道光年间在陕西宝鸡虢川司出土的。当时,当地农民不识宝物,用其饮马。有一徐姓县令发现之后用数千铜钱换回。后来徐氏离任将铜盘带回老家常州。太平时期,护王陈坤书将虢盘带到护王府为镇府之宝。淮军将领刘铭传太平运动时,在护王府发现了虢盘便将其运回老家合肥。刘铭传爱盘如命,专门修建了盘亭用来珍藏虢盘,平日他紧锁房门,虢盘更是不轻易给人看的。有一次,光绪的老师翁同龢来了也未能看上一眼。辛亥后,军阀混战,当时军阀、安徽省刘镇华多次搜劫未果,刘铭传家后人皮肉之苦。日军入侵我国,日本人对虢盘垂涎三尺,刘家后人将虢盘埋入地下,全家黄井离乡,流浪他乡。全国解放后,刘铭传孙刘肃曾全家欣喜无比,将珍藏在刘家86年之久的虢盘献给了国家,受到了中央人民的褒。

  ①器式。各代器物的器形也是有差异的,例如,斝(jiǎ)和爵同流行于商周,同有鋬和三足,细微的差别在于:斝为圆口,而爵不是圆口且有流;斝商代较多,爵则周代较多。为鉴别,许多有经验的鉴定者将各代的器物特征烂熟于心,实践证明这对辨伪大有裨益。

  ②款识。居内而凹的为款,居外而凸者为识。夏周的青铜器上皆有款识,商代铜器多无款而有识,秦汉时期的铜器款识皆少。辨别款识须从字体上开始:夏代铜器上款识人称鸟迹篆,因其像鸟迹而得名;商代为虫鱼篆;周代后期出现了大篆,秦为大小篆等。铜器上的真款识是铸在器物上的,假款识多为刻上的,仔细辨别便可发现其破绽。

  由于人们十分重视收藏青铜器,历代的一些古董商人,开始伪造青铜器,以。大量的铜器主要始于宋代,之后,元、明、清以至、现代者逐渐增多。他们制造的有些假器几可乱真。因此,炎黄藏宝阁给藏友们提供一些简单的鉴别方法,以防上当。

  夏、商、周三代和秦汉的青铜器年代久远,由于在潮湿空气中、水或泥土中放置器物生锈是很自然的。但真的古铜器失去了原有的光泽,带上了锈色,却十分美丽,许多人因此偏爱古铜的锈色。由于铜质、土质、水质、制作时间长短的不同,古铜器的锈色也不相同。常见的锈色有绿锈、红锈、蓝锈、黑锈、紫锈等。用眼看,锈色与器体合一、深浅一致、匀称、莹润美妙,属自然锈,而锈色浮在器物表面、不润、刺眼、绿而不莹,为伪制。用鼻嗅,真古铜器因时间久了已无铜腥味,如有铜腥味者为伪制。

  ①青铜器之美美在造型。我们以闻名于世的司母戊大方鼎为例,该鼎通高133厘米,长110厘米,宽78厘米,重875公斤,有双耳、四足,造型雄浑,气势恢宏,令人叹为观止;其上还交织布满了精细的兽面纹和云雷纹,充分表现了我国青铜匠师非凡的创造力。

  ③青铜之美还美在铭文。青铜器上大多有铭文,这种文体叫金文。金文,遒劲生动,带有象形文字的粗犷特色,有着极高的欣赏价值和史料价值。例如从虢季子白盘上的铭文可以看出大篆开始向小篆演变的特点,其字体圆润、灵秀,很有韵味。

  ②青铜器之美美在纹饰。一件青铜器上常常饰有平雕、浮雕、半浮雕的图案。各个时代的器物,都具有各个时代鲜明的特点和艺术风格。我们在青铜器上常见的有幻想动物纹,如饕餮纹(也叫兽面纹),传说中的饕餮为贪食的凶兽;夔纹,夔是一种似龙非龙的动物;还有写实动物纹,这一类纹饰均取材于现实,如鸟纹、蚕纹、蝉纹、象纹、牛纹等。另外还有几何图形花纹,如云雷纹、涡纹、圈带纹等。上述的纹饰施在青铜器上,使青铜器更添风采,体现出很高的艺术美。

  1、青铜器有很高的历史价值。中国最早的青铜器的产生,距今4000到5000年。青铜器的制造,充分反映出中华民族的聪明和智慧,工匠们用铸成了中国灿烂的青铜时代,使中国告别时代进入文明时代;此外,青铜器的史料价值、文字价值、工艺价值之大是难以用笔墨来形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