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最多

 

猜你喜欢

关注炎黄藏宝阁做收藏圈的圈内人(王健林的收藏顾问怎么看?

2017-10-17 17:48

  所谓有识,这应当是收藏家们不可忽视的重要的一条。有识就是有丰富的收藏方面的知识。收藏如识涵盖面相当宽广。收藏学本身是一门综合学科与边缘学科,需要掌握各类藏品专业的鉴定知识,如对青铜器、瓷器、玉器、钱币等的鉴定、断代、辨伪知识等,这可以说是收藏家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。而像火花、烟标、邮品这些藏品门类,现在也是时有以赝品充真的现象。不具备有关专业知识,就会上当。然而,从广义上说,收藏涉及到历史、文学艺术、民俗、印刷、铸造等多方面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知识。反过来说,一个人的知识越丰富、知识面越宽,他在收藏方面的得益就越大。不了解思想在中国的发展过程,就不了解古代字画的文化内涵与风格流变过程;不了解中国古代生产力的发展的不同阶段,就难以知道铜铁金属铸币何以被纸币代替;不了解的历史背景,就难以解释那样多的像章从何而来;不懂得美学书法知识,就难以欣赏陶瓷、字画的优劣高下。故而,我国从古至今的大收藏家又同时都是博古通今的大学者,他们中无一个是孤陋寡闻者。而收藏的过程,也就是学习的过程,积累知识的过程。如果一旦在收藏上入了道,那真是衣带渐宽终。

  所谓有闲¨,就是有时间,要在收藏上花得起时间。常有这样的事情:为了找到一件久已渴望的藏品,有人花成年累月的时间去追寻她的足迹,真像俗语说的踏破铁鞋无觅处。另外,藏品到手了,认识与鉴定她的价值,也需要时间,甚至要反复认识,不能急于一锤子定音。炎黄藏宝阁的长老,他收藏的钱币,其中一枚清道光小平钱,和普通品区别很不明显,扔在钱堆里只觉得品相好、铜质优于一般钱。过了一段时间,买回了30倍放大镜,反复观察,发现这枚古钱字廓深峻挺拔,边周留有刀痕,于是她的身价一下增加了上千倍,原来是一枚极为罕见的雕母钱。这件事说明,认识藏品,特别是珍品,需要时间,就是在古人讲的心闲气定的状态下,才能避免珍品被冷遇,甚至失之交臂。收藏不能急于求成,不是一蹴而就的。这点,藏友们应当有思想准备。但是有闲,也是相对的,社会土没有职业而专事收藏的人毕竟是极少数,大部分人只要你业余时间少打点麻将,少侃点大山,无闲也能变成有闲。不少著名藏家都是业务繁忙、贡献卓著的学者,他们完全是挤出业余时间,惜寸阴如寸金,最终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就、大画家张大千、物理学家周培源、大作家郑振铎都是这样的人。

  为了能给准备在神奇的收藏世界邀游的朋发们起一点导游的作用,我们炎黄藏宝阁的几位同仁,受藏宝阁阁主之盛情委托,在藏宝阁的微信号把自己积累的鉴宝知识公布出来,算作是在收藏热中对大家的一点奉献。

  收藏热的出现,看起来似乎有点突如其来,实际上有着它的必然性。收藏在我国古已有之,它实际上是物质财富与文化载体得以保存继承的手段。从广义上说:没有收藏,就没有人类文化的积累与延续。社会集团与收藏姑且不论,就以私家收藏来说,如果没有清末民初以至建国以来的收藏家陈介祺、潘伯寅、张伯驹、张大千、周培源等人的慧眼识宝与奉献,那么大批价值连城的夏商周青铜宝器、唐宋元明的字画早已、与今人无缘了。至于举世瞩目的钱币大珍大齐通宝、大批流失在外的唐宋名窑瓷器、元明窑青花瓷精品,如果没有收藏家们的苦心寻觅,精心,公心捐赠,也不可能整整齐齐地陈列在历史的博物馆里,供大家赏心悦目地浏览。其实,同一道理,收藏家的社会贡献是显而易见的。

  所谓耐心、恒心,不需多费解释,因为人们一旦迷上收藏.半途而废者并不多见。耐心是收藏过程中磨出来的,收藏在古代也是一种人们的手段,毛毛草草、杂乱无章、缺乏条理等习性完全可以通过的收藏活动,在文化氛围的熏陶中得到改正。

  阁主的话:收藏之,一走三十载,回头看看,过往历历在目。炎黄藏宝阁的藏品之丰富,遍布瓷器、书画、青铜器、玉器、金银珠宝、雕刻印章、古钱币及世界货币、雕刻印章八个领域,共计1400余件藏品。然而,踩过的坑、吃过的亏又何其多呢?粗粗一算,因为看走眼而在收藏过的学费,大约在500到800万之间。我至今都忘不了,一位老人花费半生积蓄买到一件假青铜器,面对儿女的时,、而又无助的眼神。也是从那时起,我发誓要把我半生所学收藏鉴定的知识,分享给藏友们。

   怎样成为收藏家?这并不是一两篇文章就能解决的。除了炎黄藏宝阁给大家介绍的门类、收藏方法、鉴定常识外,真正的收藏要能做到三有两心,三有是有闲、有钱、有识;两心是恒心与细心。

  说真话,炎黄藏宝阁微信号是一个服务号,每月只有4次共32篇文章的发布篇数,我们只能把积累的知识慢慢发布出来,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要知道前人积累的收藏经验,可以说是汗牛充栋,浩如烟海,从中摘其要领,难免疏漏;其次,几位同仁、长老虽然一直在收藏圈浸淫,也还是边收藏边学习,所见所闻不少,却总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感慨。

  长老的话:当前,一股收藏的热潮,正在中国大地上兴起。收藏家这个在七十二行中不见经传,也一下变得火爆起来。字画、陶瓷、钱币、邮票、家具、烟标、火花、像章甚至于养蛐蛐罐、糖纸、扑克牌,都成了收藏的热门货。霎时间,收藏和炒股票、摸彩券一样,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。

  收藏热的出现,是一件好事。盛世集藏兴,这般热潮的出现,说明中国人民的物质生活与生活日趋丰富与多样化,也从侧面反映出,经过时代的积累,在经济发展之中,人民群众的文化素质正在日益提高,这无疑应当得到社会的支持与鼓励。

  所谓¨有钱,这当然是指经济基础。外国的亿万富翁,用巨资名画、名车、珍贵珠宝,已是司空见惯的事。我国东南沿海、特区的一些大实业家早已开始步入此途。有钱,当然是收藏的有利条件。但是,一般小康家庭、工薪阶层能不能从事收藏?答案是肯定的。目前,我国的大部分藏界名人,都并不是什么大亨大款,像著名钱币学家马定祥的万拓楼,不过是上海长宁上5平方米大的斗室;陕西的一位碑帖收藏家的珍贵藏品也是陈列在老式农村旧房中。一位抢救过许多国宝的文物鉴藏家,家中生活也仅维持温饱而已。故而,对大多数收藏者来说,有钱并非挥金如土,而是肯投入。尽管经济条件并不比别人优越,但为了达到收藏的目的,宁可紧缩其它不必要的开支:不抽烟,不喝酒,不搞社会应酬,也要过一过收藏瘾。像这样的人,可以说藏界中到处都有。上海的蝴蝶迷陈宝财的一幅珍贵标本价值10万美金,可他自己却穿着破皮鞋、旧衣服,连好烟也舍不得买,人称又穷又富的蝴蝶迷。但他那免费的蝴蝶陈列馆为社会服务,使不少青少年认识了大自然的神奇造化,增长了知识。他的藏品既取得社会效益,又赢得了人们对他的尊重。

  其次,毋庸讳言,在商品经济得到发展的社会里,藏品可以变成商品,它当然具有保值的功能。民以食为天,想要生活得更好一点,少受一点通货膨胀之苦,利用藏品保值、增值完全是可以理解的。一枚清朝末年的江南造光绪龙洋(银元),过了百年还可以卖到人民币400元;一枚九十年代发行的新纪念币,不到两年,价值比原来翻了好几番,人们何乐而不为呢?再如,当你逛旧货摊时,无意中几块钱买了一块旧玉器,回家擦拭干净,请行家一看,原来是明代的和田羊脂白玉,现价值数千元,这不是,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实。从一定意义上来说,这也是收藏的一种妙用。